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昕 > 萨默斯的二十年之约

萨默斯的二十年之约

雪山上宾馆里一个不大的房间,从窗户到壁炉都是原木框子,窗棂上放着一排装水的玻璃瓶和杯子。房间一端坐了30多个听众,一端是准备演讲和讨论的嘉宾。

放到哪里,这都是一个全明星阵容:世行行长金墉、博茨瓦纳的央行行长、也是IMF的官员Linah Mohohlo,比尔盖茨和萨默斯。

讨论的内容不是经济或金融,而是——如何让低收入和中低收入国家的政府在财力有限的基础上,大力提升医疗,改善居民健康。

讨论开始之前播放一个颇感人宣传短片,60岁的萨默斯自己配音,“让更多的母亲能看到自己的孩子5岁的样子,”他言及降低出生死亡率的时候说。

很多名人做公益项目。有的真心,有的装点。萨默斯看起来像真的。

1993年,世行发布了一份名为“全球发展报告——投资健康”的文件,此后成为世行历史上被引用次数最多的报告。核心内容是:正确选择合适的健康项目,对政府而言不仅是支出,而是投资,会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报告的撰写者是年轻的世行首席经济学家萨默斯,当时他还有一些其他显聪明的标签,例如两个诺奖经济学家的侄子,哈佛历史上最年轻的教授。

此后20年里,萨默斯当过美国财长,被指责性别歧视而辞职的哈佛大学校长,总统经济政策顾问,以及美联储主席候选人。20139月,萨默斯宣布退出世界央行主席的候选序列。此前两个月,他在权威科学杂志《柳叶刀》名下,成立了一个投资健康委员会,项目名称叫全球健康2035,依然是号召政府、机构和富人为不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健康项目提供资金。

萨默斯延续了他20年前的结论,但比之前的纯报告复杂——内容方面,他拿出一个详细的经济效益分析;执行方面,他成立了一个委员会,运用他和其他委员的政治资源,让发展中国家的领导人和民众了解和接受这一理论。吸引,而不是劝说政府大力拨款健康卫生领域。

“必须用成功的例子吸引人,让政府看到这样做的好处,用恐惧行不通,只用道德说教也行不通,”萨默斯说。

这个新项目有四个主要理论:1. 投资健康有可观经济收益。2. 基础性的健康领域可以快速缩小一些穷国和较好的发展中国家的差距,例如传染病防治、母婴和儿童健康。报告提出一个4C的典范:Chile(智利)、China(中国)、Costa Rica(哥斯达黎加)和Cuba(古巴)。这四国的起点和现在很多穷国一样,但大幅改善公共健康之后,现在跻身于中等收入国家之内表现最好的一群。

第三是萨默斯所称的摘那些“易得果实”,即减少非传染病和伤害。只要有政治决心,就能用很小的成本,通过合适的政策,带来很大的社会影响,例如:对烟草、含糖的碳酸饮料和酒加税,减少对化石燃料的补贴,加强交通监管(例如降低最高时速)以减少伤害事件,提供便宜的药物预防糖尿病和心脏病。

这些政策经济成本非常低,社会效益非常高,萨默斯说。报告中举例说,如果对香烟征收零售价50%的税,能减少中国2千万人死亡,印度400万人死亡。这还不够,报告也说,能为中印分别带来每年200亿美元和20亿美元的收益。

 

这是一个典型经济学家的思维,没有折合进社会成本,中低收入人群对成本不高的享受和消费仍有巨大需求,即使有损健康。试想一个国家烟草重税,可乐不让喝,会怎么样。中国烟草专卖局拒绝对香烟课以重税的理由包括:低收入人群有巨大的需求,课税将造成社会不稳定。有夸张,也有些道理。

第四是全民医保。这点,确实有点期望过过高了。

从去年七月推出这个报告以来,萨默斯带队做过几次路演,本次在达沃斯有一个为期半天的活动,分场讨论,还有众多私人会面,也以报告为核心。他知道自己的敌人是谁——各国财长(身为一个前财长),因为拨款代表大量支出,但财长听国家元首的。所以他的策略是搞定两头:游说国家元首,扩大民间了解。

萨默斯有一个很具煽动性的口号: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能用可负担的成本,在健康领域取得根本性变化。

萨默斯的影响力今非昔比。报告一出,很快找到重量级人物站台。比尔盖茨为基金会撰写的2014年年信,基本上出自萨默斯的报告,以提升医疗质量消除贫困为核心,还专门提出,不要因为有腐败就放弃捐助,不要因为害怕人口增多就不重视低收入者的健康。

达沃斯常能看到人用影响力做事。索罗斯不讲投资讲叙利亚,马特戴蒙不讲电影讲水资源保护。去年萨默斯和盖茨、弗里德曼一起力推在线教育,今年则是健康。

1993年一个报告走到今天一个行动计划,中间有20年。到2035年,也就是萨默斯说,如果执行了他提出的方案,全世界将消除贫困的时候。这又是20年后,他80岁。 许一个20年之约,看世界会有多么不同?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