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昕 > 达沃斯明星

达沃斯明星

年年达沃斯冬季论坛,世界各地政商学精英云集。每年会有一些明星格外耀眼,但星路程各有不同。

一、流星型

20131月达沃斯的媒体闭门会中,最受追捧的是上任仅仅半年的埃及希沙姆·甘迪勒。而一年之后,他已经是阶下囚。

某种意义上说,一年前的甘迪勒像穆尔西政府里的梅德韦杰夫,实权有限,但有年轻而朝气的面孔,标准流利的英语,并深谙外界赞同何种观点——例如回答财新提问时,他说“我们不会天真地以为民主仅仅是选举这么简单……还有协商、妥协、透明、言论自由等很多组成部分,”以及建议掌权的穆斯林兄弟会“到大街上去,与人民交流,通过选举来达成自己的目的,实现他们所倡导的改变。”

料埃及局。数月之内,黜穆西,临时政府上台,穆斯林兄弟会重回地下。12月底,已没有公甘迪勒在逃往苏丹的途中,和一群人贩子一起被捕,罪名是在位期间没有执行有关一家能源公司重新国有化的法院裁决。当地媒体刊登了甘迪勒照片,没戴眼上有,穿普通的土灰色棉袍,与达沃斯时的风采迥异。

埃及城头变换大王旗,达沃斯算是近距离见证。2011年正是在达沃斯年会期间,阿拉伯之春席卷,123日达沃斯开幕,第二天开罗街头反对派大举示威,当晚埃及代表均从达沃斯立刻回国,不少记者也立刻赶往。此后的会议也临时增加几节关于中东政治讨论,台上嘉宾无一不感慨,历史正在发生,坐而论道多么无力。当然,当年的埃及代表,现在也大多不知所终。

二、恒星型

每年达沃斯有几个老面孔,年年出席,星光不减,其中尤其比盖茨和索所到是追捧目标。

盖茨善于让新生项目借力自己的影响,在达沃斯这个平台放大,获得更多的全球关注。前几年是医疗,去年则是新兴的在线教育模式。

索罗斯在达沃斯通常会有一个带饭演讲,有时中午,有时晚上。演讲中纵览世界政经局势,从欧洲到亚洲,从中国到美国,再挑出其中几点着重展开。两年前他力推自己的反身性理论,挑战主流经济学家。去年着眼欧债危机,针对中国则醍醐灌顶的说出,“中国从出口和基础设施投资拉动,转向内需和消费需求导向的增长,是根基上的转变————不仅仅是经济增长模式,更是政治模式上的。” 因为出口导向意味着,在过去人民币低估,使得政府能在人们感觉不到实际税负痛苦的情况下提高劳动生产率,而以后必将转变,政治经济皆然。

今年据说是着重讲叙利亚。而对于中国,他在上周的一篇公开评论中已经说了,2014年看不准中国。索罗斯可能没有关于中国的结论,思考的过程也许会在晚宴上分享。

稍小体量,但不眼球的是众多商界和跨界明星:雅虎的梅姐、facebook的桑德伯格,旦的王后拉尼U2主唱Bono等等,常见常新。

三、话题新星

伊朗核谈取得暂时性成果,是否有可能变短为长,让伊朗放弃核武努力?而该国最坚定的反对者——以色列对美伊谈判推进作何打算?伊朗的新总统鲁哈尼以色列的理内塔尼胡今年均来达沃斯。

中日关系紧张,日本首相安倍在此。巴西即将迎来世界杯大考,总统罗塞芙在此。乌克兰持续骚乱,近乎失控,总统亚努科维奇也承诺要来达沃斯。对了,Matt Damon也在,不是影,而是源保

达沃斯的会,陌生人招呼,一般都是“你今年第几次来?”这些新星即便不是初次来到这个白雪小镇,也是在今年因话题原因,受到前所未有的全方位关注。不幸,唯有自知了。

 

 

甘迪勒担任总理时和被捕后(第二张照片来自Al Arabiya)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