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昕 > 李昕:东南亚如何套利中美角力

李昕:东南亚如何套利中美角力

 
中美争夺东南亚,近来成了热门话题。在西方热,在东南亚也热。
 
上周《经济学人》杂志里,一篇长文题目为“争夺中国后院之战”,认为中美虽不会像美苏全球对抗,但有一个必然争抢之地:东南亚。
 
再上两周,研究东南亚最权威的本地智库,新加坡国立大学尤索夫伊萨克东南亚研究院(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涵括东盟十国的年度调查里,关于本地最担心的事情,有近70%的受访者担心东南亚变成大国竞争的战场和代理, 远高于对疫情应对的担忧(52.4%)。
 
(图表来自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 2月10日发布的报告)
 
在东南亚的一级力量是中国和美国,二级力量是日本、印度和一定程度上的欧洲。其实很长时间以来,东南亚一直在中美视野和触角之中,只是在可预见的未来,两个大国都将把这个区域提到更高的位置。
 
这里并不存在一个统一的东南亚利益:连欧盟这样的紧密区域合作体里,各国都有独立不同的利益和立场,更别说东盟这样松散的区域体了。但对于中美,多年来一直意识到有一个典型的东南亚国家的态度,即模棱两可(ambiguity )。纵观东盟十国,除了柬埔寨与中国的关系紧密不变之外,其他国家均在两国之间摇摆,时近时远,平衡或套利。
 
美国对东南亚:心不在焉与偶发状态
 
美国的外交政策优先序里,东南亚的存在感不高。二战之后的美国外交的绝对优先级是欧洲,冷战时期有苏联,之后东欧巨变柏林墙,911之后是中东,期间一直贯穿着中国。除了越战期间,东南亚在世界警察的版图上是非常靠后的。
 
即便在美国主动制定的优先级上靠后,美国的军事部署,贸易投资和软实力一套政策力量组合下来,还是在东南亚构成相当深远的影响力。让沈大伟(David Shambough)忍不住在去年发布的新书(《Where Great Powers Meet》)中呼吁,不应该光做不说:美国应该多说说自己在东盟做了什么,而东盟,尤其是东盟各国驻美国大使,应该公开表示对美国的认可和感谢。
 
唯一的例外是奥巴马,他在任期间对东南亚高调重视,这既有他个人成长经历(奥巴马6-10岁在印尼生活)的偶然性,也有美国政策选择回归亚太以平衡中国的必然性。这个回归亚太的计划被特朗普四年打断,美国对东南亚的关注程度重新回到沈大伟形容的惯常状态里:心不在焉(distracted)和偶发性的(episodic)。但现在,美国外交最大关注定位在中国,亚洲几个美国盟友相对稳定,东南亚就成了必争之地。拜登总统任命坎贝尔当印太政策高级协调员,在未来四年里美国必然和除中国外的其他国家亚洲趋向紧密。
 
但是,沈大伟让美国边做边说的呼吁多少有些一厢情愿。他书中所列举的安全(主要是军事)、经济和软实力三种影响中,军事合作最体现美国政府的政策延续性。但东南亚国家最看重的,反而是经济。
 
今年一月我参加的一个当地外交官和学者的晚宴上,一位印尼政府的顾问(美国人)说,在东南亚,美国的排序是安全、政治、经济;中国跟东南亚打交道的排序是经济、经济、经济;而东南亚国家自己的排序也是:经济、经济、经济。举例说,中国现在是东盟所有国家当之无愧的第一贸易伙伴国。
 
所以,东盟国家看美国政策的变化时,如何定位,不如有什么实惠。
 
此外,东南亚大国的穆斯林群体,也是美国重返亚太的一个微妙变量。印尼苏哈托政府1965年上台之后,其实已经与美国渐行渐近,美国反恐布局中,印尼也起到相对关键作用。但印尼(80%国民信仰穆斯林),马来西亚(50%以上穆斯林)即使与美国交好,也在官方叙述中保持沉默鲜有提及,必然是顾及民意。
 
但是穆斯林大国的身份意识并不弱,印尼也深知自己年轻人口所代表的市场发展潜力。他们或许是下一个希望在国际舞台上有更多声音的国家。
 
也是在那个晚宴上,聊到英国推动组建的D10(G7基础上增加美国的亚太影响圈,即澳、韩、印)时,一名新加坡外交官提出一个我从来没想过的问题:10国名单里面,没有一个穆斯林国家。这个问题虽然没提印尼的名字,无疑这是天然的选项。东南亚本地中等国家的崛起地位和影响力诉求,未来或许会更加明晰。
 
东南亚对中国:学会拥抱而不被压垮
 
东盟国家对中国的复杂心态,构筑在层层叠叠的历史、人文背景之上,有搬不走的地域比邻,也有意识形态和国家发展阶段的变化。总的来说,从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东盟国家对中国态度从“防”转“交”;98年亚洲经济危机中国出手相助,大获好感;而近二十年里南海问题争端加深怀疑,经济融合度却也在不断加强。
 
对东盟而言,中国曾经一度提供了一个发展的选项。
 
泰国素来是美国本地最亲密的盟友之一。2014年政变,军政府上台之后,受限于美国不能向军事政变国家出售武器的法律,美国和泰国军事合作暂停,经济合作也放缓。泰国的外交也随即转向。在沈大伟书中,泰国副外长受访时说:“我们和中国走得多近,取决于西方将我们推得多远 (We will lean as close to China as the West pushes us)”。
 
但现在,中国经济与东南亚各国的紧密程度,已经不再是一个可选项,而是必须。中国压倒性的经济力量,加上地域纠纷,引发了此前未曾料想的担忧。马来西亚在纳吉布到马哈蒂尔权力转变之后多项工程叫停,无疑折射出民意的转向和担忧。
 
沈大伟引用一位不具名的泰国外交官在2017年交谈时说:“ it’s too late for us Thais to escape China’s embrace… Thailand’s reality is to learn to how be embraced but not crushed”。
 
这样的担忧,在尤索夫伊萨克东南亚研究院的调研中更加明显。76.3%的受访者(均为东盟国家的精英阶层)认为中国是本地最大的经济力量,但他们其中72.3%对中国的经济影响是担忧态度,仅27.7%持欢迎态度。政治影响力方面,49.1%认为中国是当地最有影响力的力量,但其中担忧的比例更高——达到88.6%。
 
 
这个最新调研的时间持续了去年一年,其间,中国因疫情向东南亚提供的帮助收到受访者的高度认可,应该是正向加分的。即使这样,对中国经济、政治影响的担忧也如此明显,甚至不降反升。东南亚国家一直公开强调不愿在中美两国之间选边。调研中却匿名的问了这个敏感的选边问题——如果一定要在中美之间选择一个,你选谁?
 
一年前的调研里面,选中国和选美国的分别占46.4%和53.6%,近乎对半;今年最新的调研结果,中国大幅下降,选中和选美的比例变成38.5%和61.5%。 也就是说,如果一定要选,今天东南亚六成的国家会选择站在美国这边。
 
如果放到一个更大的力量版图里面,东南亚国家对谁更有信任?结果日本高居第一,占67.1%,之后是欧盟(51%)和美国(48.3%),印度有19.8%,中国最末,仅有16.5%。
 
 
调研对象里来自政府、学界和智库的比例在70%之上,比较反应官方的实际态度。这些数据都说明,经济的实力,经贸的紧密,在东南亚和中国的关系中都不与信任呈正相关。民间交流的密切程度也不是:东南亚本就有海外最大的华人群体,占全球海外华人群体的70%。 
 
要重塑信任并非易事,大国之间如此;大国和中小国家之间实力对比悬殊,更是如此;大小不等,还比邻而居,心态必然更加复杂。
 
那中、美、东南亚在这一区域的互动,未来是什么呢?
 
《经济学人》给美国的建议是,不要独立行动,而是亚洲整体策略,加强区域一体化。
 
沈大伟给中国的建议是:”大国总会听到批评的声音,这是成为大国的应有之义。成熟的大国会倾听、反思、接受批评,并且据此调整政策和行为。”
 
中国、美国和东南亚,都会走出自己独立和未知的轨迹。唯一确定的是,这些轨迹的曲线,交合分野,未来都将密切的在这个区域里展开。
 
 
附:东盟主要国家和中美关系的定位(不完全整理)
 
新加坡-中国
-安全/外交:全方位合作伙伴
-经济:中国是新加坡第一大贸易伙伴国,第一大出口市场,第一大进口来源国;新加坡是中国在东盟第四大贸易伙伴国,是中国第一大新增外资来源国。有超过6000家中国公司在新加坡注册 
新加坡-美国:
-安全/外交:主要安全合作伙伴(Major Security Cooperation Partner);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为美国第七舰队及其他过往船只提供后勤补给和维修服务(美国海军撤出菲律宾苏比克湾之后,这是东南亚唯一的航母驻泊基地)
-经济:与美国2003年签署FTA,也是美国在东盟唯一的FTA;有超过3600家美国公司在新加坡运营,是在新加坡创造最多就业岗位的海外国家
 
 
菲律宾-中国
-安全/外交:全面战略合作关系 
-经济:中国是菲律宾第一大贸易伙伴;菲律宾是中国在东盟第六大贸易伙伴国
菲律宾-美国:
-安全/外交:美国的非北约盟友(2003年)。1947年签署军事基地合约(Military Bases Agreement,1991年结束)和 军事互助合约(Military Assistance Agreement),1951年签署共同防御条约 (Mutual Defense Treaty)。在美军1992年被迫离开菲律宾之后,1998年签署访问部队协议 (Visiting Forces Agreement, 2020年杜特尔曾特宣布终止,后继续进行),2002年签署 (Mutual Logistical Support Agreement) ,2014年签署Enhanced Defense Cooperation Agreement EDCA
-经济:美国是菲律宾第二大出口地和第五大进口来源地。菲律宾是美国第31位贸易伙伴
 
 
越南-中国
-安全/外交:全面战略合作伙伴
-经济:中国是越南第一大贸易伙伴;越南是中国在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国
越南-美国:
-安全/外交:2011年签署MOU on Advanced Bilateral Defense Cooperation, 2015年签署 US-Vietnam Joint Vision Statement on Defense Relations 
-经济:美国是越南第二大出口地;2020年12月美国将越南列为汇率操纵国
 
 
泰国-中国:
-安全/外交:全面战略合作伙伴
-经济:中国是泰国第一大贸易伙伴;泰国是中国在东盟第三大贸易伙伴国
泰国 – 美国:
-安全/外交:美国的非北约盟友(2003),2012年签署 (joint vision statement on the Thai-US Defense Alliance)
-经济:美国是泰国第二大贸易出口国和第四大贸易进口国
 
 
印尼-中国
-安全/外交:全面战略伙伴
-经济:中国是印尼第一大贸易伙伴;印尼是中国在东盟第五大贸易伙伴国
印尼-美国:
-安全/外交:综合伙伴关系 Comprehensive Partnership (2015) 
-经济:美国是印尼第三贸易出口国
 
 
马来西亚-中国:
-安全/外交: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经济:中国是马来西亚第一大贸易伙伴;马来西亚是中国在东盟第二大贸易伙伴国
马来西亚-美国:
-安全/外交:综合伙伴关系 Comprehensive Partnership (2014) 
-经济:美国是马来西亚第三大出口地,第四大进口来源国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