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昕 > 中国企业家在巴黎(之二)低调老板

中国企业家在巴黎(之二)低调老板

周二下午,已经两点多,巴黎的一个小中餐馆来了三个饿着肚子,从会场上溜出来找吃的中国人。老板娘给了菜单后,看三人年纪不小,反复叮嘱多看看后面的数字。

为什么要看数字?有人问。

怕你们不清楚这是欧元,吃完嫌贵不给钱,老板娘说。

这三个人是柳传志、刘永好和朱新礼。联想控股、新希望和汇源果汁去年的营收分别是2266亿、732亿和40亿。

他们确实没有钱:没有一个人带钱包出来。最后是柳传志的秘书来结了帐。一共三个菜:麻婆豆腐、青菜和炸鱼。这也是他们在巴黎一周紧密行程里为数不多的自选动作。

中企俱乐部比利时和法国一行里有近三十位民营企业家老板,大多没有随从,一个红色大巴,拉到爱丽舍宫,几大法国企业,和HEC商学院等地交流。法国商学院教授和企业家的问答之间,可见中西、学商的不同,也难得有机会看企业领导人如何看待领导力。

HEC商学院院长韩玛南楚先讲领导力。领导者不是管理者,两者不应该被混为一谈。

他列举领导者具备的四种才能:1. 认知,对包括市场和技术的未来演变做出合理预期;2.社会和政策才能,明白世界发生了什么;3. 心理能力。管理者和中层领导还能听见不同意见,而最上层的领导者往往没有人敢于指出他的问题。所以领导者一定要具备自我调节的能力,倾听他人的想法,清楚自己的行为;4. 商业伦理,即始终有责任意识。

中欧商学院的教授许小年做出了中国语境下的解读:中国是最复杂的社会环境,要求企业家有高超的政治才能,极强的心理承受能力,所以企业家前三种才能和情商都没有问题。短板是最后一种,商业伦理才能——西方语境中的“商业伦理”意味着道德、梦想、责任和精神。

如果一个企业没有核心价值的话,那么它的制度建立不起来。一个企业的制度包含了规章制度,但不限于规章制度,这些规章制度由于有了核心价值,可以变成公司的自觉行动。“优秀公司和伟大公司的区别就在于有没有价值和制度,”许小年阐释说。

头一次看见企业家举手提问,还挺踊跃。

俞敏洪用流利的英语问,什么样的性格才能成就伟大的领导者。“有人崇尚领袖个人魅力,喜欢跑到组织外去说话,常常接受媒体采访,有的人性格低调,通过实干、交易与交谈的过程来领导。可以说,领导人的个性魅力展示和企业经营效果无关,”韩玛南楚说。

田溯宁关心科技:“法国企业着眼长远,但现在的时代,企业错过一个科技创新可能导致根本性的失败。如何保持创新精神,又基业长青?”回答是,好企业有长远观点,但也要不停自我创新,打破陈规。以法国机械企业施耐德为例,虽然秉承传统,但管理结构早就改变了。创新之际,也必须尊重企业价值,不妥协。

黄怒波提问,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如果过于强调企业家要有完美的道德,会不会给企业家带上镣铐?其中的度应如何把握?”

韩玛南楚认为,企业家有伦理观就能给自己的行为划定界限,超出这个界限,领导者就能自觉地停止行为。“领导者必须花时间去思考这样的问题,否则他只是管理者,不是领导者。”

从商学院回驻法使馆吃饺子的大巴上,依文集团的夏华在前排谈时尚企业的传承,第二天就要拜访香奈儿总部。朱新礼听了听,过去问,香奈儿是干什么的?看周围人在乐,他说,早上参观了卡地亚,也是头一次听说这个名字,“我对这些不感兴趣。”

法国前总理拉法兰演示参议院敲钟,朱新礼在一旁拍摄



推荐 25